图片
图片
文章详情
叩问大地之旅---违缘 逆境也是力量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4-11-15 15:16:5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无尘 文字/整理

    自从离开三溪后,朝山僧团在坚持中经历了许多的事情,感受着违缘、顺缘

等等带来的心灵冲击,让我们每一位亲身经历者,每一个关心与支持我们的菩萨们

都在体味各种滋味。

    三溪到浮屠镇走了许久,并不是路迢迢水长长,而是天气等违缘,让行程整

个耽误了近十天时间,也让我体会每个人的立场不同,感受与思索的方式也不

同。但是,只要站在无我利众的立场上来思考与决定的,相信还是能经历风雨考

验的。


    那一天,下着毛毛细雨,大家在拜了三公里左右后,不得不就近找了一处没

人居住的房檐下躲避起了风雨。雨不大,但是仍然可以拍打在早已汗湿的衣襟

上。脸上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。闰九月的湖北,雨季中总会吹起透心冷的微

风,在胡乱的用树枝,把屋檐下的瓦片,泥石等大略清扫后,大家席地而坐。听

头鼎法师说:指月师父放心不下我们,已快到这了。大家就一边望着雨,一边看

着远方的柏油路,都不说话。我也抬起了手表,看了看时间,因为一早就听到从

咸宁来的消息,说心平法师和悟演法师下雨也会来与我们相会。

    车开了,指月师父交代完大家各种需要注意的事项,要求大家保重身体后,

头也不回的上车了。其实我们知道这位长者是不忍心回头再看一眼我们这些徒弟

们,怕自己忍不住。

    就像我们从目莲寺出来时,文慧师父叫住了我们,从房间拿出了几个黄布

袋,给每位朝山出家人都送了一个。看着他眼眶湿润红红的眼睛和我们说:“好

好保重!一人送只目莲寺的茶杯。”我问道:“师父,这是何意?”文慧师父

说:“师徒一辈子。”大众齐跪,告假,都忍着不敢互看。我们知道文慧法师的

不舍与难过。


    雨还是在不停的下着,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。看着雨越下越大,前不着村,

后不着店,没有站立之地,更没有热水。大家只好齐上阵,简单地披上大衣推着

车子找有缘人家借宿。一个坡又一个坡。我们在雨中时间久了,都没有了力气,

加上车子又太沉,只见寂弘法师在上坡时用身子抵着车子向前顶着,头鼎法师在

前面用尽了全力蹬着,车轮在泥泞的路上压出了一道道深痕。

    先锋队伍传来消息,找了家民居借宿,大家在欢喜的同时又有了一点愁意:

因为有6-7公里的路程。

    说了中午一点出发,约三点左右悟演法师和心平法师应该就会到了。大家到

了民居后,匆匆换下早已湿透的衣服,都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物,脱下可以当船

的僧鞋。

    有人问:“怎么不等大家来了再换呀?”众师相互望一眼后,均不答。最终

还是说了一句:“师父们如果来了看到我们这狼狈样子,不知道又得心痛成什么

样子,还是换好衣服,让师长们放心,安心才是。”

    离师父们到来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,大众师父们已经站在路边上等候着。

也不用管下雨不下雨,只想着别让师父们的车子跑过头了。悟演法师特意从福建

来看我们。还不远千里地记着我们这些不成才的徒弟们,想着这些,就让大家心

情沉重。


    悟演法师和心平法师一到,就东看一下行装,西摸一下我们穿的衣服,问吃

得如何;住的一般如何解决;路上的盘缠还够不够用......“孩子们,孩子

们......”一句一句的让大家眼眶都湿润了,瞬间放弃了之前的共同约定:对师

父们只报喜不报忧和不准在师父面前哭泣。看到悟演师父的眼神是那么的慈祥,

眼神所到之处写尽了关爱、心痛、不舍与支持。心痛徒弟们一路餐风露宿,支持

大家这种原始的修行方式,磨砺自己的心性。

    宝林寺来的玄鹏法师看到昔日的师兄弟成了“黑大将”,也忍不住抹起了眼

泪。从悟演法师进门时,玄磊法师就没敢抬头看向自己的师父。只见他紧咬着牙

帮,紧闭着双眼坐在悟演法师的不远处,静静的听着师父的呼吸声,关怀的话,

提醒的话,大家都随着玄磊法师点头不作声的频率中附应着。


    心平法师已经多次来看过我们了,但每次看到他关切的眼神,每天至少一次

的电话,密切关注着进展情况,从中了解到师父的慈悲。此时的宗贤法师默默的

守在边上,也许这师徒二人关切的不在语言,爱已在心间。

师徒情,深跪别,两相望。

欲垂涕,泪未刘,心已伤。

今日别,他日欢,罪忏毕。

祈福还,代众生,做牛马。

偿四思,求佛恩。


脚注栏目
脚注信息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咸安区佛教协会 版权所有 鄂ICP备13011312号-1